2012年11月10日星期六

誰人救我?陸龜與龍尾



在今年的1010日,在馬達加斯加首都的 塔那那利佛/伊瓦圖國際機場 (Ivato International Airport) 檢獲 569 隻高度瀕危的輻射龜(學名: Astrochelys radiata) 被逮捕的兩名人士是亞洲人,他們的目的地為泰國曼谷和中國廣州, 569 隻龜分別被放置在 4 個手提箱內。 根據 WWF 馬達加斯加分會指出,在馬達加斯加南部的 Mahafaly 高原,每星期都有超過 1000 隻陸龜被偷捕,輻射龜主要受到當地食用和被走私去各國尤其是亞洲寵物市場的威脅。



The Tortoises and Turtles of Madagascar 書中作者 Miguel Pedrono 博士在新發表的研究中提到,現在馬達加斯加的動物保育主要集中在陸龜和狐猴身上,雖然兩者所受到的威脅很相似,但保育的形式就不大相同。 狐猴的保育主要集中保護野生群族和棲息地,然而,對於龜類動物保育工作,卻主要著重於人工環境的繁殖,並建立了所謂的「存續種群」(assurance colonies) 事實上,馬達加斯加的龜類動物保育在過去或現在也是過度重視人工繁殖的保育而並非直接保護野生族群,他認為這樣的做法是完全沒有效果的,反而直接保護在野外而具有繁殖能力的成體,這才是最有效的。人工繁殖後而再野放的個體,會減少品種內部基因的變異度,亦可能把外來的病源帶給野生群



對於 Miguel Pedrono 博士以上的說明,我大部分是認同的。 人工繁殖瀕危物種只能作為支援或後備的方案,保護棲息地是最為重要。 但對於一些貧困國家又如何能夠做到棲息地的保護? 人民每天也不能飽肚,他們看到地上有龜吃,又怎能不動心? 畢竟棲息地的保護是要靠當地政府的改革、同時改善國家經濟和提高人民的生態環保意識而進行的。




而另一個威脅著輻射龜的,就是牠們經常被走私去世界各地的黑巿寵物市場,這包括泰國、中國、香港、台灣、新加坡和日本等,輻射龜在香港黑市價格由千幾至萬元不等,視乎花紋體色大小而定。  我們懇請各位拒絕購買非法瀕危物種,如果你真的愛龜,請考慮牠們的族群每天也正著受到絕種的威脅,而某部份威脅的形成,就是因為你想擁有牠們、飼養牠們而引起的。若將來保育成功而牠們的數量大幅增加後,是有可能由 CITES I 降為 CITES II ,到時才考慮飼養合法進口的人工繁殖個體,這才不會對野生群族增加壓力。



近來香港對於政府想將龍尾改建為人工沙灘議論紛紛,我們很高興香港仍有很多人對於保育瀕危物種管海馬(學名: Hippocampus kuda) 的棲息地有著積極的捍衛。 對於一個貧困國家,實行棲地保護是困難的,但諷刺地在富裕的香港,竟然保障少數人不應該有的利益,選擇去破壞瀕危物種的棲息地,這叫人十分之失望,同時亦展示出政府的愚蠢,只要有點智慧的,也不會破壞一個真的而去建設另一個假的。

Bibliography:

Herilala Randriamahazo and Heather Lowe. 569 Radiated Tortoises seized at Airport in Madagascar, October 12, 2012.

http://www.turtlesurvival.org/blog/1-blog/196-569-radiated-tortoises-seized-at-airport-in-madagascar

WWF. Over three hundred tortoises rescued following major poaching incident in Madagascar. 05 November 2012.

http://www.wwf.org.hk/index.cfm?uNewsID=8220&uLangID=1

Pedrono M. 2011. Wasted efforts: why captivity is not the best way to conserve species. Madagascar Conservation & Development 6:57-59. (Invited contribution). (DOI: 10.4314/mcd.v6i2.3)

http://www.ajol.info/index.php/mcd/article/viewFile/73002/61910

守護龍尾大聯盟資料:

http://www.facebook.com/LungMeiAlliance


筆者:Anthony YeungAnthony 香港兩棲及爬蟲協會的創辦人 香港兩棲及爬行動物保育基金主席。



1 則留言: